吃菌子的
评分: +3+x
Dr.Video%E7%9A%84%E8%8A%B1%E5%9B%AD

Dr.Video的扭曲菌种植园

· 近来我种上了一地的扭曲菌,本来是我在玄武岩三角洲的一片好地界,菌土都是一块块从森林里拉来的,那院子当中种了一棵扭曲木,敢情比房子还高上俩头,胡乱算来有五抱来粗,木苗是从朋友手里要来的,菌种费事点,用集市上剩下来的菌,好土好树好照料敢情有妙用,那集市菌子也不好意思了,发孢吧!不然太对不起人!竟然,发了孢,越来越多,整地是红绿红绿的一片片,那么作诗罢!除了作诗又有什么办法呢?单单是“菌团锦簇”这四个字就被我用了二十七次,请想象我做了多少首诗吧!


· 这且不提,好几天了,就见着那集市里,扭曲菌一组一组的摆着卖,我起初很是难过,多好的菌子啊,摆在犹猪肉旁边贩卖,真!······续而一想,若有所悟:是呀,下界炼药师多,“采”不见菌子,还不“买”些用花盆养起来,放在坩埚旁边?是的,一定是这样。

· 这且不提,布鲁特先生约游诡异森,“去采点菌子来?”——“何必去采?我的这一地莫非不可观?”我有点不痛快,心说:“我自种的难道比不上森林里的?真!”何况现在不太平,出去悬崖边散个步都能给你被岩浆怪推下去,哪里比得上在家里,喝点精致药水儿,吃点金西瓜,做两首诗,以自种菌子为题,岂不雅妙?皮先生看着这一地的菌子,点了点头,我心里甭提多痛快了;皮先生也懂菌子呀!向来除了受伤,从不肯用这“呀”字,此刻是非用不可了!我忙着吩咐助手做兔肉煲,看看能买到新鲜犹猪肉不。然后到研究室里找我的调查报告。皮先生静立菌子前头,欣赏着呀!

· 这且不提,及至我从研究室回来一看,菌子全在皮先生手里握着呢,只剩几棵杂草在原地未动,我于是像全身上下打了个响雷,中了暑似的发烫,天旋地转,几晌说不出一个字来,皮先生可是很高兴,他说:“你这些对付了,不必到森林里去了,其实外边集市上也有,总不及现采的新鲜便宜,你这些沾了点烟火味,也能对付。”一边说着,便奔了厨房:“老史!”他叫着我的助手兼厨子:“把这些用上好的木炭熏烤熏烤,棕色的不要,要里面那绿的。”老史是我从主世界请来的,和我一样不懂下界的典故,他以为木炭熏扭曲菌是什么偏方呢:“这治什么,反胃?”他问,皮先生笑了——

· “治反胃?吃!美极了!没看见外头集市一组一组的卖吗?

· 这且不提,还提些什么呢?研究报告全扔岩浆里了,因此不能提交。

















原作:舒庆春《吃莲花的》
改写:禹林子(FDSVideo)

于2021.7.15,广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