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以辉煌的人
评分: +10+x

他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满面笑容的走上讲台,望着下面纷纷攘攘的学生,翻开他的教案

“好的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讲格雷帝国······”

一阵急促的下课铃打断了他的讲话。他疑惑地转身看向教室的音响,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突然——


警铃声吵醒了好不容易睡着的Heckler主管,一阵撕心裂肺的头痛向他袭来。

他挣扎着用手臂撑起身体,意识到那个被无效化的玩意儿引起的一系列并发症仍然没有放过他。但他现在顾不上那么多。

他慢慢地爬出办公椅,大口地深呼吸,尽全力去唤醒他那已疲惫不堪的大脑,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一步。两步。三步。他觉得自己已经缓过来了。但实际上并没有。

他摸了摸腰间的东西。剑,弓,食物,药片,那个东西。齐全的装备能给他带来一种安心感。

他艰难地推开办公室的门。Site-MC-06的办公楼。对,是的。但这里显然已经乱得一团糟。拥挤的奔跑的人们,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填满了整个楼层。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如同几个世纪一般,他才听清,似乎有一个冰冷的、机械的声音正在不断地重复着一段话:

“警报!警报!SCP-MC-███收容失效,一场MC-SK级物种支配地位转换情景即将发生,预计站点防线将在10分钟00秒后被攻破,请站点所有人员前往站点最底层的地下矿车铁路撤离!重复,警报!警报!SCP-MC-███收容失效,一场MC-SK级物种支配地位转换情景即将发生,预计站点防线将在09分钟50秒后被攻破,请站点所有人员······”

收容······失效······

收容失效?

Heckler主管浑身一个激灵,他立刻明白了眼前的乱象从何而生。他跌跌撞撞地跑进办公室,用尽浑身气力,向整个Site-MC-06广播道:

“这里是站点主管Heckler,这里是站点主管Heckler,请大家不要惊慌,迅速撤离;孕妇、老年人、儿童人道主义优先;较早离开的人员请尽量将有限的矿车留给后面殿后的人员,跑步前进;我将在Site-MC-06留守到最后一位人员撤离为止······”

话音刚落,紧连着一阵剧烈的咳嗽,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感到一阵激荡在他的心中猛然浮起,使他有一种怒骂天地间一切事物的冲动;随后一阵剧烈的落差感,如同从山巅坠向谷底一般,他又有一种只想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做,只是怨天尤人,埋怨命运的冲动。他尽全力压制着这些冲动。

就在这时,站点的供电系统突然崩溃了。

黑暗笼罩了一切。
没有光明。
空气中弥漫着人们惊慌的呐喊声,疼痛的哀嚎声和绝望的呼救声。

他似乎听到警报中最后的一声是······

“还有8分30秒。”他的脑中快速闪过。

他艰难地摸索出火把,挣扎着冲出去,声嘶力竭地喊到:

“大家千万不要慌!我是Heckler,请大家有序撤离!时间必然足够!大家千万不要惊慌失措,有序撤离!······”

这声音似乎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和神奇的抚慰力,骚动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以手中的火把为照明,速度飞快如闪电般一个一个地消失在隧道中。

迎面急匆匆地走来一位老人:“站长,您在这儿!怪不得宿舍里找不到您!您还不走吗?”

“Video,我从没见过你如此慌张呢。”被称为站长的男人疲惫地挤出一丝微笑。“大概还有多少人员呢?”

“大概一半已经撤离了,站长。我们去隧道入口等他们吧。”

“还有大概7分钟。我们一定要保证所有人员安然抵达彼岸。”


“快,快,矿车数量应足够,请立即乘坐矿车撤离!请快一点,下一位······”

他倚靠在隧道壁上,剧烈的喘息着。

还有3分钟。

人员渐渐地变得稀少了,尾声了,没有了。

头痛和失眠的应激反应快要将他撕成碎片,伴随着那死灰复燃的躁狂和抑郁,他仿佛感觉他前方站点大楼那空洞的黑暗正在拼命的拉扯着他,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理智,叫嚣着要把他吞噬殆尽······而他已看到光明。

他摸了摸腰间。哦是的,那东西还在,所以他绝不会······

“站长,现在只有在外战斗的安保人员未撤退了。”

“什么?怎么还有安保人员!他们还在外面干嘛!还不快把他们召回来!”他歇斯底里地喊叫道。

“······站长?”Video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猛然惊醒。“抱歉。又是因为那玩意儿的后遗症。”他竭力保持冷静。“'红云'的火力能撑住几十秒的时间。可以了。”

“站长,如果有安保人员操作,那么我们还有2分多钟······”

Video止了声。一种强大的,不容反抗的坚毅由内而外地弥漫开来。他感受到了。

“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他说。

“······好的,站长。”Video拿起对讲机,“请所有安保人员将操作的'红云'系统改为自动瞄准型。我和站长在隧道入口静候。”


时间缩为30秒。

漫长的,度秒如年的时间里,终于,在站点的入口处,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火光,接着,两丝,三丝······

15秒。他们飞快地奔跑。

10秒。

5秒。一个匍匐着的黑影从站点入口浮现。接着是两只、三只······

3秒。最后防线的人员们跳进了矿车。

黑压压的怪物从站点入口如洪水般涌进来。

2秒。Video跳入了矿车。

它们的咆哮声越来越近。

1秒。Heckler跳入了矿车。

它们来了。


七八辆矿车在看不到尽头的隧道内飞驰。后面,四脚爬行的怪物如洪水般涌来,穷追不舍。

该死。他想。这些玩意儿的爬行速度丝毫不亚于充能铁轨上矿车的行进速度。他往后看的时候,成千上万只丑陋的侵略者密密麻麻地填满了他们来时的路。它们拆掉了隧道里的每一根火把,撞碎了每一盏红石灯。它们试图淹没每一丝光明。它们的咆哮声甚至盖过了矿车在轨道上飞驰的声音,如同与他那心中那两股强烈的冲动产生了共鸣一般,嘶吼着要将他撕裂。

它们厌恶光明。他想。它们代表黑暗。
令人作呕。
它们是黑暗的支配者。它们想把我,我们,拉入它们的阵营,成为黑暗的附庸。

他回过头去。人们都很好。他很欣慰。他们都在向着光明前进。

他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终点。但是又害怕看到终点。

那两股相互对立又相互产生的冲动此刻变得愈发强烈起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疯狂地抢夺着他的身体——他似乎都已经分不清自己在何处,在做什么。他摸了摸腰间。一定不能——

他们还在隧道内飞驰。污秽的东西追不上他们,但他们亦无法摆脱它们。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和SCP-MC-███战斗,还是在和自己的内心战斗。他亦不知道自己战斗了多少时间。他觉得他已经产生了幻觉。他觉得这隧道,这矿车,这世界正开始变得分崩离析,然后又重新组合,组合成一个巨大的、邪恶的怪物,而他们正在这怪物的胃里,食道里,口腔里,飞驰着,挣扎着,逃离着;而那怪物紧紧地咬住了它的牙齿,不给他们有任何逃生的机会,然后开始尖叫,开始咆哮,开始嘲笑;而那邪恶的、鬼魅的、疯狂的,那怪物,那怪物,那怪物,它的名字叫——
黑暗。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但是还得——

在狂风的呼啸声和巨大的咆哮声中,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隐约听见了第三种声音,机械的电子合成声音,那声音随着他们的前行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距离平行跃迁装置启动还有20秒。”

“19秒。”

“18秒。”

······

“15秒。”隧道的尽头出现了光亮。

“14秒。”他隐约听到了欢呼。

“13秒。”光芒越放越大。

······

“10。” 近在咫尺。

“9。” 他望向背后同是近在咫尺的黑暗。他很清楚这些东西决不能沾染上人们的新世界,一旦它们再次躲藏在阴影里,再度扩大它们的种群,那么另一场浩劫将在所难免。

“8。” 他做了一个决定。

······

“5。” 是时候了。他掏出了腰间的东西,把它点燃。

“4。” 他把那个东西放到了副手,换上了圆石。

“3。” 他迅速破坏了前方的充能铁轨,垒起了一道石墙。

“2。” Video从站点区域冲回了轨道。他看见,那个衣衫破烂,身形憔悴的男人挥了挥手中四面橙色,闪着白光的TNT,在堵上最后一块圆石之前,留下了他在老人眼中的最后一幅画面,在他那疲惫且被疾病折磨得不堪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1。” 贪婪的撕咬,将比恶魔将人拖下地狱的声音更令人战栗。此刻,没有人知道,他那晶莹剔透的泪水,带着他的历史教案,带着他所发现的真理,带着一直纠缠着他的那两股冲动,悄无声息地,滴落在那光明与黑暗交界之处。

他的眼中满是黑暗。但他已寻到光明。


砰。

眼前的景象猛然破碎,然后扭曲,变换,随后——

一面冰冷的山壁。

“WRNO-201程序已成功执行。”

一片欢呼雀跃声中,Video跪倒在石壁前,老泪纵横,而他的耳中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句话——

“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警告:下列文件仅限已获授权者访问


任何未经授权的访问者将立即被施以记忆删除并附加纪律处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