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979
评分: +7+x
qbrCHU.png

SCP-MC-979,于收容中

项目编号:SCP-MC-97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MC-979需要被收容于一个特制的容器中。此容器的外部框架及顶层须由玻璃组成,长宽不得短于20格,容器的底部须铺满一层灵魂沙,并在灵魂沙的上方倒满不少于5层的水源方块,容器顶层与水面的距离也不得少于5格。在容器顶层正中心位置须有一个2*2格的开口,项目应时刻位于此开口正下方的水面上,且不被允许在此处4格水面以外的区域活动。此开口须环绕有一圈自上而下的水流,以方便收容人员对项目供给食物并防止项目收容失效。SCP-MC-979的收容区域须时刻部署有2-4名值班安保人员,若发现项目有任何试图突破其收容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沿着环绕水流向上移动、潜入水底等),安保人员应立即利用钓鱼竿、三叉戟等工具使用非致命且尽量不显现出暴力的手段使其返回稳定收容状态。

注:请各站点严格按照此文档修筑SCP-MC-979的收容设施,尤其是灵魂沙、至少5层的水源方块和距底层灵魂沙至少10格高的玻璃顶层。任何“水笼”修建上的细小谬误都可能会导致你的站点变成一片岩浆海。

任何对SCP-MC-979的实验都应经过3级及以上人员的批准。且建议非必要情况下,任何人员应尽量避免进入此容器内部的水面中。

安保人员应注意近期SCP-MC-979表达出对逃离水笼的渴望,应做好对此的应对工作。

描述:SCP-MC-979是一名年龄为26岁的男性玩家,原为Site-MC-60的2级研究员Luler Ask。在经历了事故0649-B2A后,其被发现具有能够使其周围半径4格空间内的任意恒久物体转化为熔岩源方块或岩浆块的异常性质。项目对某一恒久物体的转化完全是随机的,且转化为熔岩源方块抑或是岩浆块亦不具有规律可循,仅发现其转化为熔岩源方块的概率约为80%,而转化为岩浆块的概率约为20%。然而,项目没有展现出能够对其异常效应所带来伤害免疫的能力,且项目声称其不具备操纵这些异常效应的能力。这一声称在初期对项目进行的实验中总是出现项目将自己脚下的恒久物体转化为熔岩并导致自己受伤的情况而被接受。另外,大量的研究表明,无论是完整恒久物体还是不完整恒久物体,此转化效应均能够发生,而目前仅发现流体方块(水源方块、流动的水、熔岩源方块、流动的熔岩)与空气方块不受此异常效应的影响。随后,特殊收容措施被修订,SCP-MC-979被收容且维持至今。

附录979-1:SCP-MC-979的异常性质发现与收容记录

在██/██/████,SCP-MC-███突破收容并导致了Site-MC-60内大量人员的伤亡(即事故0649-B2A)。现场录像显示,当时24岁的2级研究员Luler Ask正在经过承装熔岩的大锅炉,随后一只SCP-MC-███从其后侧走廊出现,冲撞了锅炉且破坏了锅炉的一侧。锅炉中的熔岩流出,SCP-MC-███迅速离开,而研究员Luler Ask未来得及逃走而被熔岩裹挟并伤害。通过计算认为Luler Ask在其他人赶到并堵上缺口、熔岩流尽之前的某一时刻其生命值已归零,但未知其为何没有死亡而是在熔岩中继续挣扎并在1秒后成功逃离熔岩。随后,研究员Luler Ask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在其苏醒后显现出了其异常性质。基金会迅速对此作出反应并给予其编号SCP-MC-979,对其开展收容工作。

附录979-2:近期对SCP-MC-979的访谈报告

受访者:SCP-MC-979
采访者:██████博士,SCP-MC-979首席研究员

[记录开始]

██████博士:你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SCP-MC-979:Luler Ask,原Site-MC-60二级研究员,又称SCP-MC-979。

██████博士:好的。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SCP-MC-979:恐怕不太好,博士。

██████博士:能具体说说吗?

SCP-MC-979:我觉得我已经得了某种……心理疾病。我开始厌恶一切蓝色的东西,水、天空、甚至河豚鳍上的那一点点蓝都让我感觉到反胃。我对气泡也产生了敏感,每次我看向气泡时都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就好像它想要把我拉扯进无尽的漩涡之中一样。

██████博士:听到这些我很抱歉。但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角度——

SCP-MC-979:不,博士,我相信您是无法理解,也无法帮我解决的。毕竟,您应该没有经历过24小时被困在一个只有水和气泡的牢笼里。一个被无聊所充斥的牢笼里。这个牢笼的外层虽然是玻璃做的,但是它太远了以至于我根本无法看清外面的景象。我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啃着从上面丢下来的面包和熟鱼,无所事事地在气泡柱里跳来跳去,然后跳过来跳过去,最终发现自己还是只能在这4格里蹦跶。(明显的苦笑)真有趣,我从24岁那年开始这x、z坐标就只在这两个数字之间晃悠,运动里程永远都是0,这在历史上恐怕还绝无仅有,要上世界纪录呢。有时候那些安保人员们也会给我加点小餐,加几个牛排、烤马铃薯给我,上次我25岁生日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把一个蛋糕放在了开口的边缘上,只可惜我很难够到罢了。但是他们很少和我说话,不瞒您说,我和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今天所说的第三句话,前两句都是我在上面的人们投下食物后惯例说的一声谢谢。(声音开始颤抖)他们对我的话语都是冷冰冰的……他们都把我看成一个SCP,而不把我看做个人;他们都只是把我看做一个拥有不对劲能力的、可能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建筑损毁的一个项目,却没有人考虑我还具有人的情感;而我……我……我就如同一个井底之蛙,两年如一日的混着日子。

[双方陷入了沉默,持续约1分钟左右]

██████博士:979,你还记得当初你是为什么要进这个水笼子的吗?

SCP-MC-979:为什么?为什么……因为那该死的岩浆。哦,岩浆。当初我死了多好啊,也不用遭这般罪。哦,操他妈的岩浆

██████博士:先别急着埋怨岩浆,979。你想,你被收容,并被给予了编号,不就是因为你掌握不了岩浆吗?

SCP-MC-979:岩浆……岩浆…….掌握岩浆……?对哦!只要——

██████博士:(笑)说不定你就可以脱离这片苦海了。

SCP-MC-979:真的吗,博士?您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真的有机会重获自由吗?求求您,只要您能让我出去,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博士:(笑)这可不取决于我,亲爱的。这取决于你自己。

SCP-MC-979:您的意思是——

██████博士:练习。

[记录结束]

注:最近由██████博士领导进行的对SCP-MC-979的实验数量正显著增加。██████博士及其研究团队报告称SCP-MC-979最近正在缓慢掌握对其异常性质的操控。鉴于实地考察此内容属实,Site-MC-60领导层正考虑改变SCP-MC-979的收容措施并对其收容等级进行降级处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