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888


评分: +18+x


门外的崩塌声逐渐停息,你倚靠在铁门上,总算有了时间打量这个你在慌乱之中逃进来的安全屋。它的建筑材料很不寻常——地板是白桦原木,天花板是铁块,墙壁则是各种颜色的陶瓦,整个房间照明不足,似乎建筑者在建造这里的时候缺了不少材料。即便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标准规范的基金会站点中的房间,但你知道这里是安全的。至少目前是。

你确定了铁门外不再传来任何声音,没有方块的坠落声,没有结构的摧毁声,当然也没有任何人员的声音,逃进来的只有你一个。你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或许这一切对于一位1级研究员来说太复杂了。

在停止惊慌后,你发现了一件让你更惊慌的事:你的通讯设备不在你身边。并且你近乎确切地知道,它就埋在几十或是几百米下的某一堆方块里。

你看向前方,昏暗的空间中鲜有的红石火把的光芒是此刻你唯一的指导。暗红色的火光映照出一段通往未知方向的铁路,一辆矿车安静地驻足于靠墙的铁轨之上。仿佛这一切为你而设。

幸运的是,在你走近矿车之后,你看到了矿车里放着一台熟悉的设备。




white_logo.png

SCiPNet

MC分部数据库

SCiPNet-MC分部数据库 v4.0.1.181
状态: 在线

4级权限 - 已载入




你的眼睛被黑暗中屏幕的亮光刺痛,不过你还是准确地读出了那些字。不知道是哪位高级研究员或是站点主管把它落在这儿了。一张4级权限卡不偏不倚地插入了设备的卡槽,你明白最好不要把它取出——你并不知道基金会为了保密而在卡槽里做了什么手脚,但你只是知道基金会肯定这么干了。

你思索片刻,熟悉地点击了一下这块陌生的屏幕。




更新提示(1)

SCP-MC-888 于 2032/5/1 13:33:40
编辑者:Andrew Whaseven(4级权限 - 6/MC-888级权限)

无编辑说明。坐上矿车,我在Site-MC-01等你。




你庆幸着情况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那种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恐惧自从你进入基金会起就一直萦绕在脑海之中。这条几分钟前的编辑信息是你除了那根红石火把外唯一可以信任的对象。

拉下拉杆,动力铁轨发出同样幽暗的红光,你坐上矿车,在这条铁路上疾驰。你依稀看见铁轨的下方是下界疣块。

你再次望向那块屏幕,点击了你唯一能也是唯一想点击的链接。









几分钟前更新的文档,在你点开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编辑锁定状态。是真的还有人坚守在岗位上修改文档,还是基金会想让你在看到真相前就死于这场灾难,不得而知。当然,这篇2011年的初始文档里几乎什么重要信息都没有,它的内容基础得就像你刚入职时写的第一篇文档。

但仅仅是基础的内容就让你明白发生了什么。你已经想到了。

于是,你点开下一个历史版本。









事情明朗了起来,你开始思考这座山的异常是怎么从一个铁砧传播到所有方块的。但你丝毫没有思路,你只知道结果——它确实扩散了。至于起因和过程,你不需要去考虑——这是在基金会工作的经验告诉你的;你也无法理解——这是你的理智告诉你的。

矿车依然在疾驰。这条铁路修得很仓促,不论是地面还是天花板都是用好几种方块拼接建造的,空间更是格外狭窄,你想起来小时候去挖矿的经历,现在的环境或许比当时还要压抑。你偶尔能听见崩塌的声音从墙壁之外的某一处传来,然后又是沉寂。

漫长的、不知通往何处的旅途上,你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了解这一件事的全貌——你这样想着。









正当你专注于这些蓝得渗人的文字时,一场崩塌在你的左手边毫无征兆地开始了。墙壁上的花岗岩仿佛迫不及待地脱离了天花板上的云杉原木,向无尽的深渊猛冲而去。顿时,铁路的一侧狂风呼啸,你间或听到蝙蝠的惨叫声或是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余响未止,铁路开始晃动。你感受到了什么——支撑着铁轨走了几千或者几万米的下界疣块即将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你抓紧矿车的边缘,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了起来。










你审谛着你所打开的第四份文件,你回想起自己印象中的基金会——但那样的幻象迅速破灭了。现在,你看到了它的本质:它并非不会犯错。

只是这个世界太不宽容。

你看了眼设备右上角的时间,惊讶地发现自己早已忘记是什么时候坐上矿车的了。文档的编辑锁定状态仍保持着,随着时间与空间的双重崩塌,真相已经无法掩藏。

你看向屏幕下方,那位素未谋面的基金会人员在你逃离崩溃的站点时更新了文档。你知道你将要迎接什么。


来自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下列文件目前处于编辑锁定,你已浏览了全部历史版本。

是否浏览当前版本?

目前版本:SCP-MC-888当前版本
更新于2032/5/1 13:33
该版本为重写版本


你别无选择。

当你回头时,你发现来路又少了一截。









在你关闭文档的那一刹那,你背后组成地面与墙面的材料发出震动,你甚至能从中听出源源不断的断裂声,又一场爆发即将来临。大自然正尽全力压抑着它的怒火,你知道,如果这个世界执意要毁灭你,那会比一个铁傀儡踩碎一只蜘蛛还容易。

就在此时,终端上显示出了提示。




更新提示(1)

SCP-MC-888 于 2032/5/1 13:50:25
编辑者:[错误:系统未能获取用户信息]

[错误:编辑说明签名与现行规定不符]









久违的自然的阳光如洪水般猛然袭来,你那适应了周遭黑暗与屏幕上人造荧光的眼睛瞬间刺痛起来,四周一片白色。你用手挡着阳光,竭力试着睁开眼睛,试图去看发生了什么,但你的眼睛同样竭力地抵抗着。唯有震动声越来越大,直到这分散的声音连成线与面,彻底淹没了矿车在铁轨上的飞驰声,此刻,你能感受到它像潮水一般从你的远后方长途狂奔——向你奔来。

你拍打着矿车,错把它当作了一匹马,但冷冰冰的手感立刻让你意识到它不仅不受你的控制,而且还在减慢。你隐约感受到了高处特有的寒风,它甚至比矿车更加寒冷。

你感受到那股力量离你越来越近。

一阵断裂过后,矿车停止了运行,它到来得是如此突然却又在意料之中。你被坠落的潮水冲击、剥离、裹挟,而后又回到坠落之中。你的身边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方块,你知道世界上的一切造物都在崩塌,你亦不能成为例外。

在开始坠落的短暂瞬间,你睁开了双眼,眼前的景象令你诧异。

潘塔纳尔山上的日出如此辉煌灿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