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669
评分: +1+x

项目编号:SCP-MC-66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MC-669被收容在一个箱子里,每三天至少进行一次采访以评估其想法。当SCP-MC-669的想法便于其发挥良好战斗性能时,可以将其用作武器——尽管这种情况很罕见。

描述:SCP-MC-669是一张异常的拥有智能的弓。它能像一般的弓一样射箭。通过用铁砧对其重命名的方式,可以进行交流。SCP-MC-669的回答会自动叠加在其物品信息中,这些回答最多叠到16行,当即将超出时,最上的信息将会被丢弃。这种交流不受限制,不需付出任何等级。
SCP-MC-669最显著的异常性质表现在它射出的箭上。SCP-MC-669射出的箭称为SCP-MC-669-1,SCP-MC-669-1会表现出和一般的箭的不同之处,和SCP-MC-669的想法密切相关。

最初收容SCP-MC-669的时候,基金会人员发现SCP-MC-669-1在被观察时保持静止。之后,按照收容异常物品的默认程序,将SCP-MC-669用铁砧命名为它的项目编号,却受到了SCP-MC-669的回应 “这个称呼不好”。更多的采访记录附于下文。

附录 采访记录669-1:

<开始记录>
Dr. Wang:你能进行交流,真是我们没想到的。
SCP-MC-669:不能交流?这多么可悲啊。谁不能交流呢?
Dr. Wang:你能解释一下你的异常性质吗?
SCP-MC-669:上次有一个使用我的人,和我聊了天。他告诉了我关于 “飞矢不动” 的道理,你知道这个吗?
Dr. Wang: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认为箭看起来应该是不动的,所以经你射出的箭,在被观察时也应当不动吗?
SCP-MC-669:我觉得箭应当始终不动,而并非只在人们看见它们时。但使用者给我的信息并非如此,我也解释不通了。
Dr. Wang:如果我告诉你,“飞矢不动” 是谬误的,你信吗?
SCP-MC-669:不可能!我已经考虑过很长时间了,觉得 “飞矢不动” 很有道理,绝不可能是荒谬的。
Dr. Wang:那好吧。


[Dr. Wang花费两天时间,使得SCP-MC-669放弃了关于 “飞矢不动” 的想法后]
SCP-MC-669:我懂了。你真是太聪明了,以后这种东西我打死也不会信了。
<记录结束,后续实验表明SCP-MC-669-1呈现得与一般箭相同,已经没有异常性质>

附录 后续实验记录669-1:

Dr. Wang手持SCP-MC-669,瞄准一辆正在远去的矿车并射出SCP-MC-669-1。Dr. Wang始终注视着这SCP-MC-669-1,发现当它即将与矿车相接触的时候,速度骤然慢了下来。最终SCP-MC-669-1在矿车后面悬浮着,与矿车保持相对静静止。也看不出是SCP-MC-669-1推动着矿车,还是矿车拉动着SCP-MC-669-1。Dr. Wang将视线移开这两者再返回,发现矿车已被SCP-MC-669-1击中并摧毁。

备注:这次实验证实了两个性质,SCP-MC-669的想法会导致SCP-MC-669-1的异常性质变化,SCP-MC-669-1在不被观察时不会显露异常性质。

——Dr. Wang

附录 采访记录669-2:

此次采访因对话过长而无从记录。大意是Dr. Wang再次劝SCP-MC-669放弃谬论,再教它一个新的关于芝诺的二分法的定律,但改变了此悖论的原意,只是单纯地让SCP-MC-669相信箭就连静止的物体都射不中,而没有进一步得出箭不可能运动的最终结论。

在此期间SCP-MC-669的大部分回应都为 “老子的世界观要崩了”、“别给我扯淡” 之类的无意义信息,远远比前两次采访更甚。但在此后,SCP-MC-669仍没有改变对Dr. Wang的好印象,一直认为Dr. Wang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对后续采访极有用。

附录 后续实验记录669-2:

Dr. Wang手持SCP-MC-669,瞄准一具盔甲架并射出SCP-MC-669-1。Dr. Wang一直注视着这SCP-MC-669-1,当SCP-MC-669-1即将接触盔甲架时,[数据删除]。

备注:[数据删除]

——Dr. Wang

附录 处决实验███-669:

动机:SCP-MC-███是一个极危险的Euclid级生物,必须靠每天付出一人的生命来保持它的正常收容。基金会早有处决SCP-MC-███的意图。Dr. Wang使得SCP-MC-669认为箭可以杀死一切生物,于是SCP-MC-669便被用于SCP-MC-███的处决。

实验过程:一名安保人员持SCP-MC-669射杀了SCP-MC-███。

备注:如果运用得好,SCP-MC-669能被用作武器。事实上,当我告知SCP-MC-669关于这次处决实验的过程后,它就悲愤地放弃了这个想法,还说自己绝不能相信自己曾杀死了某种东西。要让它重拾 “箭能杀死一切生物” 的想法,即便是我去开导它,也恐怕很难实现了。

——Dr. Wa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