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今早的站点最佳员工不是我。

晴,万里无云,天色湛蓝,星体可见度良好。它在白昼沉下地平线,发黑光透过地层,只为了让万里挑一的人能看见它。皎洁的站点的墙壁虽然透出轻松的气氛,但是泛黄的灯光还是掩映了实验室里的血光和白烟。其实名单上的字已不可读了,像是一些黑色的圈圈,要螺旋地发散,在眼前通过墙缝游走。

——是的,不仅要研究SCP-MC-560,还要兼职研究 “万里无云” 的异常现象。
进了基金会,不眠不休地工作,一路从助理升到了站点主管,安保权限所能访问的内容日渐丰富,新入门的菜鸟不断来请教攀附,办公室的物品几番焕然一新。要做贡献能当研究员,要求刺激能当作战人员——曾经以为自己能胜任很多职位,谁知道……

完了,完了。冒着生命危险做研究,却不能得到这点荣誉吗

“你还研究得够吗!?”

大吃一惊。好像是榜上有名的人在嘲讽,但是又好像没有,只是在印象里一闪而过。站点养的羊隔着玻璃窗看着我,连它们也会嘲笑了吗?

“你还研究得够吗!?”

这么多个月来,竟没有一个识相的员工推选过自己,真是有眼无珠。不由得心生悲惨的笑意。

“今天站点没有工作。员工请各做各事,亦可离开。” 把这段信息发出后,终于能迎来清净的一天

“你还研究得够吗!?

但自己却是不能在清净中放松的,否则不能称为站点最佳员工了。SCP-MC-560的性质虽然在以往的实验中基本了解,但是其本身却是任何人从未接近过的。处于收容中的许多SCP都极度玄远而不具实体,SCP-MC-560可能是其中之一,目前尚无定论。

如果能近距一睹SCP-MC-560真容,那么站点最佳员工非自己莫属了。怎能说它可望不可及?能轻松透过站点的墙壁,无处不在的东西,必然包容万物,触手可及。黑点在眼前晃来晃去,即便目睹着很多东西,能引起注意的只有它

“到出口A。”

又一句话在印象里一闪而过。细心回想,但有点儿想不起来了。便安慰自己,有时候重要的启示只是一道残影,能抓住的人又有多少呢?
这种启示可能到此为止了。能自己摸索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到出口A!”

巨大的存在冲击了印象,仿佛心灵中发生了爆炸。

“出办公室过踏板,三左右四莫走反。中央喷泉向下潜,看见出口把门关。” 这是只有站点主管才知道的捷径,是在其他员工都下班的时候擅自开挖的一条连接中央喷泉的小隧道。中央喷泉旁边有两个员工走过,必须小心地避开他们的视线,才得以使用这个隧道,不然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开始在喷泉里的密道下潜。SCP-MC-560仍然闪着光,但由于密道的阴暗,这次是白色。看见了出口,立刻闭合密道口,向外狂奔而去。然后回头看,这下足以见到站点宏伟的全貌了,高耸的塔楼、巨大的收容设施,仿佛泛起了光晕。这光晕以前似乎见过,和前天的信标晚会上的场景差不多

“右转!”

星光转为黑色,在右下方的草地上了。便取了站点门口邮箱里寄到的一些药水和一把铁锹,饮用一瓶迅捷II后立刻冲向右边。远方的天溢起白光,而不见太阳升起,这大概已至正午。边跑边向上看,头顶的太阳发出猛烈的白光,使得精神似乎变得迷惘了——这实在很像白色的SCP-MC-560。

然后又赶快低头。这下却晚了,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落在坑底后,看不见周围的情景,全是黑暗的,只能看见斜上方的天。血量剩下两颗心,赶快喝了一瓶瞬间治疗II补回。正开始想办法如何回到地面。

“就别回去了!

山穷水复疑无路,█暗花明又一村。条条大路通██。即便在黑暗的坑底,未免没有通向理想的路。理想只是抽象的观念,而并非是一个需要正确道路才能通向的实体。就算全走歪路,何尝不能通向理想?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最可怕的是理想近在咫尺而无路可寻。虽然SCP-MC-560看似遥不可及,但不能说没有一条路通向它。

“向左前方!”

立刻向黑暗处跑去。

5秒后,“左转!”
20秒后,“右后方!”
33秒后,“跳跃!”
……

全凭着启示暗中狂奔。至少大致方向通向SCP-MC-560的位置,感到心安和宽慰。一会儿后,黑中的白光完全转移到了正下方。

用铁锹盲目地挖掘黑暗,听见是柔软的泥被开采的声音,本来这不算什么,但在全黑的幽静环境里,这是唯一的声音。这音乐简直就是音乐。细看,泥土的颗粒飞溅,很暗,像残影喷涌。

决定小心一点。改变了方式,挖两格宽的垂直坑,以防一下子死于不测。紧张得很厉害,但每时每刻告诉自己:抛下恐惧。正在心焦着,大约坑挖到了10格深,这才不一会儿——传出了挖掘硬石的钝声。大失所望,石头是铁锹不可逾越的屏障。
再改变方向,向左挖一会儿,再向下挖,这回又是泥土。可是没挖多久就到头了。再回去,朝别的方向探索,直到这一带所有泥土都挖完了才罢休。真为自己极好的运气而感慨,至少基本上清除了泥土,没浪费太多时间。后来想想,大概是启示的悄无声息的指引起的作用。

如此刻苦工作,不能成为站点最佳员工?都瞎了眼!——在这个坑里,确实也和失明无所区别,但是至少能看见指引方向的SCP-MC-560。

“这里不通……出去!!!”
如雷贯耳。

大约消耗掉了所有食物,铁锹也快坏了,才得以在洞口回到地面重见天日。这可能是第二天了,员工向我发出 “你在哪里?” 的信息。不屑回复!朝着掉进洞前的行进方向继续奔跑。

经过了森林、平原、沼泽各一片。野花野草,挺拔的树木,雄奇的高峰,深谷,平原村庄,还有一间小屋,荷叶环绕,绿水横波。目空这一切,奔跑了数分钟,这下才遥远地见到了茫茫大海之岸。又喝一瓶迅捷I,全力冲去,跑到岸边时已经下午了,SCP-MC-560沉到了正下方。

回头看,很远的的地方似乎有几个以前认识的人,他们加入了机动特遣队,现在好像在和一群人型生物战斗着

“走进海底!

一瓶水肺下去,便义无反顾地走入了海底。有人说过,海底是最永恒的夜空,而现在的SCP-MC-560是最亮的星。

“挖!”

备注:机动特遣队员在海底带回了Dr. Stony。回到站点后,Dr. Stony在别的研究员要求下写下此篇文章。语句多急促,基本不加主语,粗略观看容易丢失细节。值得注意的是,Dr. Stony在写下最后一句话后,立刻结束撰写并试图突破站点安保人员的管制,意欲再寻SCP-MC-560。从今以后,Dr. Stony工作时需要3名安保人员实时陪同,以放他不知不觉地把自己杀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