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206
评分: +6+x

1 狱卒文档

项目编号:SCP-MC-20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未接受过反洗脑训练的人员都被禁止以任何方式接触SCP-MC-206本体,需要尽可能的确保平民不接触到任何形式的海洋1

每月需联合各地政府展开对人口聚集区的反邪教活动,需特别注意身着蓝色服装的个体。

MTF-Δ-MC-14“游泳健将”将被部署在晶海岛以对抗SCP-MC-206。

因收容SCP-MC-206的困难性,反向收容协议2已被正式启用。

描述:SCP-MC-206已确信是原SCP-MC-201通过某种方式进行能力上的质变并在概念上被焊接到“海洋”之后的结果,因此SCP-MC-206是难以摧毁的。SCP-MC-206正在攻击位于晶海岛的Site-MC-10。

SCP-MC-206的意识似乎是由全体SCP-MC-201-1以及SCP-MC-201-3组合而成,其意识主要由SCP-MC-201-3所领导,推测其主要目的是进行一次以守卫者种族为支配物种的SK级支配转变情景。

SCP-MC-206会以自身为中心发出半径为100米的奇术辐射力场,未接受过相关训练的人类无防护暴露在SCP-MC-206的奇术辐射力场下眼前将会出现一只远古守卫者鬼影并会被转化为一个SCP-MC-206个体。

值得注意的是,自SCP-MC-206出现后,SCP-MC-204遗失。

附录-Guzl的梦境记录:

记录


时间:某日深夜

地点:晶海岛前线基地内

笔记:本次记录使用了基金会专用梦境探测仪,用于试验SCP-MC-206对人类的精神影响。


[记录开始]

梦境记录-1:Guzl站在海面上,天空被替换为一只巨大的独眼。

梦境记录-2:海面突然发生剧烈的摇晃,Guzl坠入海底。

梦境记录-3:一只巨大的远古守卫者鬼影从海底浮现,在其背上浮现出一段模糊不清的文字。


[记录结束]


2 潮覆之日

所有人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无数的海怪登上陆地,其蓝绿色的背部在陆地上连成了另一片海洋。人类的造物在它们脚下化为尘埃,即使人族勇士拼死抵抗,也只能暂时减缓其步伐。

最终,人族退守至群山之上,而海兽的进攻却没有丝毫减弱。在海兽的嘶吼当中,一个高大而又壮硕的存在自深渊踏上了陆地。它的双腿分化自鳍,身体上仍保留有尚未退化的鳞片。它向天吼叫,发出了带有模因的浑厚叫声,迫使人族屈服。

随后,大海淹没了陆地,野蛮杀死了文明。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如同梦幻一般……

……但这完美时刻却混入了数声嘈杂的噪音。

嘈杂的响声将它吵醒,它回归了现实。在往日时光或是梦境中,它或许是王者,但它现在只不过是一具被束缚在海晶王座上的魔法干尸而已。而在冥冥之中,它能感觉到,昔日盟友向其承诺的胜利之日,已经指日可待了。

3 渊海同盟

新生的它需要力量,因为对于世界来说,它太弱小了,如同巨兽身边的一粒沙砾。为了寻求力量,它与它的族群游历了世界各地,无论是基岩层还是世界边境,到处都留下了它们的痕迹。在无尽旅行中,它听说远在深渊之下存在着一个硫磺与火的国度,而在其深处,隐藏着一头凶残但存有心智的野兽,它清楚这头野兽能够赐予它力量。

它深入深渊,直达地心,那里遍地都是火与热,这使它感到痛苦。痛苦就像一团不断增殖的菌毯,在它的体内增殖、生长,渗入骨髓,它不堪重负,晕死过去。

在弥留之际,它似乎见到了一团黑色的物体,那物体没有固定的形状,如同一团黑色的胶泥,但又轻薄如烟。那物体体内幻化出了七个红色的方块,交给了它。

再次醒来,它已身处水中,身上多出了一块黑色的斑纹,身边有七个红色方块正在漂浮着,它触碰了其中一个方块,身体如同被闪电击中一样。

痛苦再次袭来,但这一次伴随着新生。它的脑海中充满了不可名状的形状。随着它的痛苦,海面上风暴不断,如同在呼唤着它的名字。它出现了幻觉。在幻觉中,它见到了数个存在,这些存在无不是高高在上,不可接触。其中一个存在端坐在他们中间,直面着它。那是一个黑影状的实体,长有六只白眼,傲视着一切生命。实体将它高高举起,身旁的黑影化作它的王冠,封它为王,随后,它便成为了王,而生物便成为了王之盟友。

王回到了它的城市,不负众望地带回了力量之源,所有人都在为王欢呼,而几乎忘记了王之盟友

但盟友并不在意,毕竟,荣耀并不是它所追求的……

4 长梦终醒

“……近日,有民众报告称在海岸附近发现未知物种的残骸,专家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

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晨间新闻,Site-MC-10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研究人员在走廊中穿行着,头顶的风暴自十天前以来便从未消散,无人不为此感到担忧。这场风暴几乎摧毁了岛上许多人的住所,大部分人则聚集到了伊格瑞尔山上的堡垒之中避难。

“主管,201-1与MM25似乎比以往更加活跃了,推测与这场持续时间过长的风暴有关。”一名调查员向他的上司汇报到。

此时的站点主管正忙着咽下一口又一口用以充当酒的药水,似乎并没有听到调查员的汇报。看见上司在工作时间酗酒,调查员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在这个时期无人不希望能够麻痹自己的神经,无论是帷幕之外还是帷幕之内。

“……越来越多的怪鱼在晶海岛周围了……”

“……我早就觉得那个谁不对劲了……”

“……昨天我去找队长,发现他的房间里只剩下一堆鱼鳞……”

流言蜚语在人与人之间不断传播,人们不再互相信任。人们的梦与思想融为一滩蓝色,而在那蓝色的梦中潜藏着的生物绝非善类。

那生物的精神潜藏于众生的思维中,而身躯又潜藏于万米的深海下;它在水中被加冕为王者,在路上又被称为大敌。千年以来它在它的宫殿中安稳度日,宫外万千的臣民为它祈祷。如此多的信仰汇集在一个个体之上,这个个体的本质就会被改变,何况这样的信仰持续了上千年之久……

如今,王的密探遍布各地,即使是生性多疑的密林部落与没有灵魂的思想也无法避免;王昔日的大敌早已死去,旧日的盟友也日益强大,新生的支配种族是如此年轻,几乎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天灾;王的武器仍如昔日一样锋利,王的大军在蠢蠢欲动。海面之上,风暴将起;海面之下,暗流涌动。在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长梦终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