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200
评分: +4+x

项目编号:SCP-MC-2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对于少量保密人员,赋予其SCP-MC-200的酿造方法及制造、使用、实验的资格。

若要对SCP-MC-200展开实验,应选择一个能使大量人员能观察的场景。实验过程中,需要至少20名具有3级及以上权限的对各类异常较为熟悉的人员在实验场地周围监督实验的进行。实验场地之下应布置区块抹除机。当实验监督者认为实验无法被观察、参与实验者正在进行破坏行为或是实验展现出危害性时,应立刻投票,20%以上的实验监督者投票后,区块抹除机自动开启。

每次实验结束后,为防止参与实验者私藏从实验过程中所获得的知识,每个参与实验者应在完整地记录下自己在实验中的经历后接受C级记忆消除。参与实验者留下的记录可被所有3级及以上权限人员浏览。多余的SCP-MC-200物品应被及时销毁。

若非实验需要,应强迫SCP-MC-200-2或SCP-MC-200-1个体饮用牛奶以恢复正常。

描述:SCP-MC-200是一种药水,“分离Separation药水”。饮用SCP-MC-200者会在饮用后获得“分离Separation”药水效果,并原地生成与自身外观一致的新个体,并且新个体将继承饮用者的记忆。饮用者携带的所有物品将掉落,并且药水效果持续期间无法获得任何物品,新个体亦是如此。饮用者和新个体将成为SCP-MC-200-1和SCP-MC-200-2。

SCP-MC-200-1的主观现实将“常识化”,不会出现任何异常现象和异常物体。经测试,很多SCP项目对于SCP-MC-200-1来说都是不可见的,对于SCP-MC-200-1可见的项目,正决定是否将其移出异常记录。

SCP-MC-200-2的主观现实将“反常化”,出现了大量的异常现象和异常物体,据其描述发现,其中约73%是普通人不可见的。与此同时,SCP-MC-200-2的主观现实显得极度扭曲,大量被普通人认为是正常的现象或物体,被其观测为是数个异常现象或是数个异常物体的组合,或者为某种大规模的异常的一部分。举例来说,动物的繁殖行为在SCP-MC-200-2看来是[数据删除]。SCP-MC-200-2还具有和自己主观现实中的异常交互的能力。大多数情况下,SCP-MC-200-2在状态效果持续几秒后便陷入疯狂。

若SCP-MC-200-1、SCP-MC-200-2之一死亡,那么在剩下的那名个体处,将生成死亡个体在死亡前一刻的复制体。

当药水效果停止时,SCP-MC-200-2消失,其记忆合并至SCP-MC-200-1,然后SCP-MC-200-1恢复正常。

充分的证据显示,SCP-MC-200-2所见的异常存在于客观现实中,因为不同的SCP-MC-200-2个体所观察到的是几乎相同的场景,并且可以用其描述来解释普通人能观察到的现象和事物。通过SCP-MC-200-2个体的描述,还能分析某些异常的本质。

普通人无法看见大多数客观存在的异常,是SCP-MC-200提供给我们的重要启示。其原因是值得思索的。目前有两个推测比较适用。

一是异常本身的自我隐藏性。由于异常是不符规律的,它的表现形式往往不能用正常方式观测到。换句话来说,它们本就不属于正常世界,而正常的我们对于它们的存在一无所知。SCP-MC-200-2的观测能力和观测方式被大幅度改进,而SCP-MC-200-1则被相应地削弱,从而导致两者的主观现实出现显著区别。这个解释看起来有点牵强,下一个则是我较认同的。

二是我们拥有自动屏蔽异常的自我保护机制,但是并不完善,我们仍然可以观测到一部分异常。SCP-MC-200能彻底完善SCP-MC-200-1的异常屏蔽机制,而对于SCP-MC-200-2则是完全去除。从SCP-MC-200-2的疯狂可以看出,这个保护机制是极为必要的,它保证了普通人的心灵不被异常摧毁。

从长远来看,我们不完善的异常屏蔽机制实则是一大优势。它仅仅让常识为我们所见,这些常识都是很基本而又容易理解和掌握利用的。于是,我们用这些常识,发展出了发达的科技,建立了这么多科幻般的收容站点。若没有这个保护机制,我们将永远无法掌握混乱繁杂的异常世界背后的秘密,永远无法理解最简单的规律(换句话说,这个保护机制为我们提取出了规律,过滤掉了混沌)。

又因它的不完善,我们才知道原来世上是有异常的,否则我们永远被蒙在鼓里。这也并不是毫无缺点,因为我们所知的异常,已经让现有的知识体系处在崩溃的边缘。基金会或许也是对它的大幅完善吧,因为有了我们,平民无缘与异常见面,能一直保持稳定快乐的生活。
——Dr. Wa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