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MC-00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MC-000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评分: +8+x

项目编号:SCP-MC-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条件和性质,无法对进行收容。

SCP-MC-000-X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若发现新出现的SCP-MC-000-X,应立即上报,在现象发生地建立临时站点。由MTF-I-1 ”小工具“ 分析处置,对其进行无效化处理,并分批上报无效化报告。

如果能利用来收容其他异常,就在其无效化前加以利用。MTF-I-1的无效化行动独立于研究员和收容小组。

若SCP-MC-000-X-X个体产生,就由MTF-II-4 ”调试棍“ 就地处决。对战利品进行回收,上交负责该SCP的首席研究员。

SCP-MC-000-B-X不允许离开大型基金会设施,并优先参加有关SCP-MC-000的项目或行动。为D级人员的,按需要延缓其处决日期。

描述:SCP-MC-000是对于一些异常现象的统称。这些现象被平民称为BUG。

SCP-MC-000-X(本文档的X是数字的统称)是对单一项异常现象的编号。通常情况下,SCP-MC-000-X不会产生直接致命效应,但是可能造成或大或小的损害,例如物品无故消失,甚至大规模收容失效。有些SCP-MC-000-X可以作为生产力因素,有助于产生大量物品,而个别地,则能产生可用的异常物体,但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异常物体具有极大危害。

SCP-MC-000-X-X是由SCP-MC-000-X产生的异常物体的编号。

SCP-MC-000-B是SCP-MC-000-X被激活时,在现象发生地点由特定人群(称为SCP-MC-000-B-X)才能感知到的生物。SCP-MC-000-B被一律描述为 “形似蠹虫的,颜色橘红的,移动轨迹呈U形的” 存在。

SCP-MC-000-B-X访谈记录1

采访者:Dr. X█
受访者:SCP-MC-000-B-109


<访谈开始>

采访者:你遇到所谓BUG的时候,当时周围环境有什么异常之处?
受访者:当时我的面前有一道水源和熔岩垂直流成的,顶天立地的高厚之墙。而且这道墙向两端无限延长。最诡异之处就在于其中没有产生任何固体。其中的熔岩和水似乎没有起任何反应,这些液体完全是静态的。墙中除了液体,还有少量的空气。我站在墙外,透过空气,能直接看到它的底下,就是类似 “墙根” 之类,根本没有基岩阻碍,可以直接看见黑色的虚空!
采访者:冷静。还有什么吗?
受访者:那道墙并不是长久存在,而是突然出现的。并且很不幸的是,那片地方所原本覆盖去的是我的建筑!我花了324天时间建成的!我当时想一头钻进那道墙里,就能与世无争了。但是,当时除了我之外,还能见到其他人,他们可以如走路般穿过那道墙,若无其事的,好像墙对他们来说不存在一样。于是我怀疑这道墙是幻觉,我还有重见我的建筑的可能。
采访者:不要说这些了。除了这道墙外,你还看见了什么?
受访者:一些恶心的生物,像蠹虫。
采访者:像蠹虫?那样的话,这些生物和蠹虫的区别何在?
受访者:和蠹虫不同的是,它们呈现橘红的颜色,就像我以前看到的向日葵中间的颜色。
采访者:那行为呢?
受访者:也很怪异,移动起来弯弯曲曲的,好像是要呈现 “U” 。说不定还要展示 “B” 和 “G“ 呢,但我没观察到。我不知道在场其他人对这些虫子怎么看的。他们就像没看见这些虫子。明明满满一地都是,每9格里就有一只。一定是我的幻觉。
采访者: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我也能告诉你,这些都不是幻觉,相反,你是看的最清楚的,比一般人都清楚。
受访者:还要让我做什么?
采访者:欢迎加入基金会。
受访者:加入你们的基金会?这是自愿的吗?
采访者:不是的,您能看作我们把您扣押了。并且,因为您的特殊性质,也不得退出。我们很快会为您安排工作,您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访谈结束>

探索记录-000-██
联络人:Dr.X█
探索者:SCP-MC-000-B-109(带有五瓶抗火药水,六瓶水肺药水,六十四份牛排,附魔完备的全套钻石盔甲)
视察者:Dr. Wang(与探索者同行)


<记录开始>
探索者:我们已经到了。
视察者:报告,看不见任何异常。
探索者:但是我看得见那堵高墙和满地的虫子,和当初没有区别。
联络人:那就证明了墙对于你来说不是幻觉。你以前有没有对液体墙进行直接接触?
探索者:并没有。
联络人:现在去接触。如果可能的话,在液体中游动。
<5秒后>
视察者:他悬在了空中,呈泳姿。我想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联络人:那好的。[探索者姓名隐去],你喝下各种药水各一瓶,然后往墙下游下去。及时报告不寻常的事,尤其是和SCP-MC-000-B有关的。注意不要进入虚空。
<3秒后>
视察者:我看不见他了,他已经游进了地面之下。
探索者:我发现,那种虫子在液体墙里也有些数量,但不是很多。
<10分钟后>
联络人:情况如何?
探索者:我现在可以看见的是,就连这熔岩里,水里,全都有SCP-MC-000-B虫,密密麻麻的,莫名其妙地数量大增,都是从墙的底下往上游,应该是为了登陆。游来游去弯弯扭扭的,就像鱼群一样。
联络人:好的。称呼这些虫子就用“SCP-MC-000-B”,符合我们的习惯。现在,攻击它们。
探索者:太冲动了吧?它们并没有来攻击我。
联络人:这是命令。
联络人:你怎么保证这么多SCP-MC-000-B不反击?
联络人:不要想被反击围攻的事了。你的盔甲是顶级附魔的,光是荆棘II就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挡住。
探索者:那好吧。我刚刚和你联系的时候,没有看路,差点掉到基岩下面了,现在我正往上游。有一些SCP-MC-000-B游不动沉回去了,可能是比较弱的个体,我先去攻击这些杂碎。
<30秒后>
探索者:所有虫子在反击我!虽然盔甲足够好,几乎没有伤害,但是这要命的击退,不,准确来说是击沉,我被打了还会向下掉,快把我弄到基岩下了。
探索者:不多了,现在看还剩一两只。我收集了一些掉落物。
联络人:返回吧。
探索者:好。
探索者:不好!被打下去了!!!。
联络人:怎么回事?
<4秒后>
联络人:[探索者姓名隐去],你还能回答我吗?
视察者:我觉得不用等他了。
<记录结束,推测探索者已死亡>

五天后,Dr. X█在食堂用餐时,突然收到SCP-MC-000-B-109的信号。主管下令站点各部门立即开始活动,以最高优先级别协助Dr. X█进行联络。本记录仅限4级以上权限人员浏览。

<对话开始>
联络人:还好?
探索者:你们大概都以为我死了吧。但现在完全不同了,我坠落了很久很久很久,现在掉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全是SCP-MC-000-B。
联络人:那段时间里你是无法联络的吗?
探索者:是的。落地后我才开始成功联络,之前还尝试了很多次。
<联络人与其他研究员讨论>
联络人:具体描述一下这里。
探索者:这里奇怪东西太多了。首先是,这里大致是有天光的地表平原环境,但我头顶上可以看见基岩层。四周不是天的正常背景颜色,而是恶心的和000-B一样的橘红色。地上都是橘红色的单调草地,只有地形起伏处有颜色深浅的变化。地上的露天洞穴密度极大,有很多SCP-MC-000-B从洞穴里爬出来,好在已经不攻击我了。我以前没有描述过它们的声音吧?它们发出的声音和蠹虫不一样,在平地上走时,都会产生在水上游泳的声音;而呼吸声就像狂风吹来。下一步计划是?
<联络人和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讨论>
联络人:下一步计划是,收集你能采到的各种地表样品,然后想办法回来。
探索者:这就让我回去了?我到这里可是很不容易的!
联络人:你回不来,我们就什么都得不到。
<2146秒后>
探索者:坏消息。地表的一切都是我破坏不了的,我采不到任何样品。
联络人:那就想办法回来吧。
探索者:刚刚的一段时间里,我也不是没有在找办法。可唯一能发现的是,我真的到了山重水复的境地了,任何我想得到的回去的办法,都不可行。我自作主张想采取一个行动。
联络人:说。
探索者:洞穴。那些洞穴我都没去过。我基本不可能在洞穴里找到回去的路,但是可能在洞穴里找到可采集的东西。让我去洞穴。
<停顿10秒>
联络人:我已经知道你的想法了,你不过想要做没有意义的事转移注意力。你要是采到了样本,带不回来,也是无济于事。
探索者:你可能忘记了一样事情。样本,可不一定要带回去,我可以描述它。尤其是书籍等文字样本,我能一模一样地转述给你们。
<联络人和其他研究员、伦理道德委员成员会讨论>
联络人:根据我们的评估,你可以去。
探索者:难道这些洞穴安全性很高?
联络人:不,我们不知道洞穴安全不安全。我们只是认为你值得冒险。最重要的是,根据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指示,探索洞穴是你可以自愿选择是否进行的。
探索者:我自愿。
<80秒后>
探索者:我深入了。洞穴里全是SCP-MC-000-B,都弯弯曲曲地向洞外爬。前面无法再探索了,因为有一道刷怪箱形成的墙挡在前面,我破坏不了,包括洞穴壁同样破坏不了。刷怪箱刷出来的正是SCP-MC-000-B。
联络人:四周看看,能发现什么东西就报告我。
<50秒后>
探索者:我往回走了一段路,捡到了一本成书。我说,怎么样?洞穴里果然有可采的样品吧!
联络人:请转述内容。
探索者:内容只有一点点:“我们原谅你们,机会,仅限今朝,现在,拱手让位。”
<停顿21秒>
<联络人与其他研究员讨论SCP-MC-000-B与SCP-1000的联系>
<40秒后>
联络人: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
探索者:这么点文字有这么重要?
联络人:涉及到一个总部的异常项目,但凭你的权限不能了解。而且这本书的位置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想想,为什么是在洞穴里而不是别的地方呢?
探索者:我想不到,但看来还真的挺重要的。
联络人:这书的作者是谁?
探索者:没写,空的。
联络人:再去别的洞穴探索吧。当然这要你自愿,我们是很讲究伦理的。你已经发挥了关键作用。
探索者:好,我去。
<20秒后>
探索者:情况很危急!我现在到了地表,不知怎的,一大群SCP-MC-000-B都来主动地围攻我了!
联络人:你还能撑多久?
探索者:快不行了!但是我能看清,远方大量的SCP-MC-000-B,拼命地向上蹦,速度快的要命!比烟花还要快好几倍,壮观好几倍!就如集体瞬移一样!
联络人:基岩层不会阻挡它们?
探索者:我只看见上蹦去的,没看见掉下来的。
<联络人和其他研究员讨论>
联络人:你现在怎么样了?
<2000秒内无回答>
联络人:基金会将你铭记。
<记录结束>

SCP-MC-000-B-109事后被追授基金会之星。

附录:
上报O5议会:

由一系列的探索记录得知,我们之前基本弄错了。我们一直以为,是因为SCP-MC-000现象的发生,SCP-MC-000-B个体才被发现。然而,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呢?如果是因为SCP-MC-000-B个体的出现,才会导致SCP-MC-000现象的发生呢?这很疯狂,很激进。但经历了这几次探索后,SCP-MC-000-B的本质已经展现在我们面前:它们在另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自然产生,然后到达我们的世界引发异常现象。
根据SCP-MC-000-B-109提供的信息,SCP-MC-000-B个体已经开始发起大规模侵入,这完全是一场种族攻击。现在,我们不仅仅要抓大脚怪,还要抓虫子了。
望总部重视,并对未来局势做好应对措施。

来自:Dr. X█

当天起,SCP-MC-000现象急剧增多。在几个月后,所有分部站点中的SCP-MC-000-B-X个体都在看见了SCP-MC-000-B,它们似乎专一地攻击基金会设施。有的已经造成了部分站点的完全毁灭和数起大规模收容失效。基金会已经在积极地实施各种措施,以抵御SCP-MC-000-B的攻击。

“我们不会坐等花开之日的到来,别再走SCP-1000的老路。” ——O5 - █

相关信息

本文涉及到thedeadlymoose创作的SCP-1000,根据CC-BY-SA-3.0协议发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