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zip S Proposal 7

在TWWC随着U-MC-001一同成为往事后,FDSVideo被分配到Mobile-Site-CN,作为宇宙学和现实结构学讲师给那些刚进基金会的新人进行培训。Dr.Wang造访他的那天,讲座的内容是平行宇宙理论的概述,他在讲台上又一次拿出U-MC-001这个例子:每一个平行宇宙都可能向下延伸出一个多元宇宙,就比如这个宇宙,曾经有过一个现已覆灭的《Minecraft》游戏宇宙,而它又由大量平行宇宙所组成。当然,不一定只能是MC宇宙,与我们平级的平行宇宙可能会延伸出《泰拉瑞亚》宇宙等。这些下级宇宙位于下层叙事,由此便很容易联想到,在我们的上层叙事,有一个超级宇宙创造出了我们的多元宇宙……

绵绵细雨随风飘下,无法给生活带来一丝涟漪。那是极平淡的一天,至少在FDSVideo遇到Dr.Wang之前是这样。当讲座结束,他打着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发现Wang早已恭候多时,手里还提着一小壶酸梅汤。

“之前就听说你们宇宙的分部现实没了,但Site-MC-19的工作太忙,现在才抽出时间。我来问你要一份拷贝,下层叙事的机构关于“塔”的文件。”两人入座后,Wang给FDS的杯里倒上酸梅汤,“TWWC的工作结束后,你有什么打算?”

FDS打开电脑调取文件,一手拿着杯子:“现在正在当讲师,不过一段日子后新奇感也渐渐消磨得差不多了。说实话,我挺怀念以前在TWWC工作的日子。虽然U-MC-001是异常,但与它相关的工作其实不失为一种乐趣。不过现在一切都随风而逝了,只剩下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我挺羡慕你,要是我能到你们那个宇宙去就好了。”

“想开些吧,朋友。虚拟的美好终究是虚拟的。现实不是游戏,枯燥苦闷在所难免,但人的价值很大程度上都在这其中实现。”Wang笑了笑,“下次需要我带点什么?”

“无所谓,最好是我没尝过的……啊,找到了。”FDS打开一份文件,里面是“PU-473”的“SCP-MC-001”档案,他一直留存着:












































Jason Yelsan常常会暗自思忖:在这个严肃冰冷的秘密机构里打开电脑玩游戏是否显得太过违和?他曾不止一次想象过这样的场景:站点主管安排着员工的工作日程,当写到他的部分时,主管挑起眉毛,摇了摇头——每天都是如此。

这位SCP-4335的首席研究员总是提醒自己:在他这里,《Minecraft》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件工具,一间收容室。尽管如此,每当他进入收容SCP-4335的服务器时,这样的念头总还是会冒出来:我的同事在现实中工作、学习、训练、生活,我在游戏里做着同样的事。

一天,Jason从高层那获得了一堆文件。这个宇宙的基金会从爱蒂塔空间里得到了平行宇宙的一些资料,关于一个叫“U-MC-001”的异常,觉得可能对本宇宙SCP-4335的相关工作有所帮助,于是便送来,以备不时之需。

“一个MC宇宙,虚拟的游戏世界,人们投入自己的部分意识以在其中生活。”他抽出不少时间翻阅那一叠资料,像看小说一样,“有趣。”

何止是有趣?当他落入那个世界后,他的心中只剩下了安宁和惬意。他耕种,狩猎,战斗,搭建属于自己的造物。当他坐在像素的草地上时,仿佛一切压力和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然后他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幻影,他看见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似乎有几小时没换过姿势,屏幕里是《Minecraft》游戏界面。他努力想看清那人的脸,最后他发现,那是……

他自己

他猛然醒来,发现只是大梦一场。他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面前,电脑屏幕还亮着。

“那不是我,那绝不是我。”Jason一边擦汗一边想道,“我不是一个沉迷游戏的废物。我是在现实中,通过游戏,做着重要的事,伟大的事。我所正在做的,现在十分清楚了。”

他侧身,看见电脑旁摊着的文件,随手拿来一份,漫无目的地浏览起来:












































“请进。”

“吱呀”一声,FDSVideo办公室的门被推开。Dr.Wang刚造访完平行宇宙的FDS。他进门,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

“另一个宇宙的你只有这一份文件。他说他在那个MC宇宙即将覆灭的时候心血来潮,随便找了一个下叙宇宙的“塔”的档案记录下来。交给你处理了。”

“啊,不好意思。”这个宇宙的FDS说道,“我刚接到消息,那儿的基金会已经把所有相关资料放进爱蒂塔空间了。害你白跑一趟。”

“算了,无所谓了。”

“话说回来,”FDS转过头看着坐下的Wang,“那个宇宙的分部现实和我们的相比有什么不同吗?我还从未了解过。”

Wang的目光瞟向天花板。被黑型毁灭的现实他听说过,但自然衰亡的分部现实闻所未闻,这令他印象尤为深刻。于是他向FDS讲述了那个MC多元宇宙形成的方式:总部现实的狂热玩家在无意识中共同扭曲出一个现实,然后通过一个名为“塔”或者“玛戈尔”的超形上学媒介将自己的一部分意识注入其中。这势必会带来对自身所处现实的漠不关心,好比半梦半醒地生活。在常人看来,这些人就是沉迷游戏,荒废人生的庸人。

Wang还提到了与那一个FDS的交谈。最后他说道:“我为他感到惋惜。‘人的价值很大程度上都在这其中实现。’我只能这么安慰他。”

“嗯……相比之下,在这个宇宙中构建和维持分部现实就不需要如此大的代价。休谟指数叠加创造出新的空间后,身为造物主的玩家们需要投入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念想,而不是痴迷。”

FDS仰起头。思索良久后,他缓缓开口:“面向真实的世界当然天经地义,但真实和虚拟,二者水火不相容,也的确令人惋惜,甚至悲哀。”

“可不是?一个必须舍弃MC世界,舍弃圣诞老人、小仙子、嫦娥,舍弃幻想与浪漫的世界。”

“总部现实与分部现实,二者维系着稳定的平衡,和谐共存。这里的人们在前行于真实世界的同时,亦可以沐浴幻想的美好与欢乐,中和行路的疲劳。”FDS看向窗外,“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们的世界。”

他打开Wang的文件袋,抽出文件:












































他在黑暗中睁着双眼。

现在是凌晨一点,而东曦仍毫无睡意。这个18岁的家伙躺在床上,脑子里不住地胡思乱想。明天,他将登上远行的航班,离开父母,离开他所熟悉的一切,开启一段新的生活。再过五个小时,他就将给这人生的序曲画上句号,然后踏上陌生的,令人期待而不安的新旅途。

他侧过身,盯着单调而熟悉的墙壁。

记得三年前,他还是一个痴迷于MC的美好世界的“网瘾少年”。他痴迷于那梦幻般的虚拟世界,痴迷于他在其中的创造和创造带来的成就感。他的父母曾为此伤透脑筋——尽管他的家庭富裕到能供养他一辈子,但他的父母还是希望他能有点追求(他们并不认为幻想当游戏主播算是“追求”)。

凌晨一点半了,他渐渐有些睡意。

但突然有一天,东曦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删掉了《Minecraft》,突然领悟到什么似的表示自己要回归正常的生活。“为何不在现实中去耕耘,去创造?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我在游戏中能做到的,我在现实中一样能做到。我需要的只是一点热爱,和勇气。”这是他在日记中亲笔写下的文字。他的父母感到从未有过的欣慰。他的父亲说他长大了,而他的母亲则认为这是中考失利的醒悟。不管怎样,回来了就好。

他合上双眼,继续思考着。

但有时东曦依然会梦见自己身处那个方块世界,还会梦见一些神秘强大的组织,而当他在黎明醒来时,那些不应有的记忆就会烟消云散。基金会的员工知道那是记忆删除的残留,并且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残留的记忆会出现得愈来愈少,最终彻底消失。待到那时,他便将彻底脱离U-MC-001的影响,挥笔书写更丰满,更充实的篇章。他明白:虚构的事物再美好,终究干瘪乏味。

他的意识模糊,随即落入虚无。

明天一早,他将挥别他的安乐窝,在茫茫人海中扬帆远航,去追求真实可感的理想、幸福和骄傲。如他的名字“东曦”一般,他是初生的朝阳,闪耀着无限的可能性。

他落入梦乡。时隔一年,他再度来到MC世界。这将是最后一次回首。在梦里,他推开办公室门,打开电脑调取出SCP-MC-001的文件:











































项目编号:SCP-MC-00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ite-MC-0已围绕SCP-MC-001被建立。在以SCP-MC-001为圆心,200m为半径的圆形区域外有20名武装人员巡逻,以防止平民意外闯入。试图进入的平民将被告知该处为政府研究用地。如发生强行闯入事件,武装人员应在尽可能避免造成肇事平民伤亡的情况下将其制服,并送入Site-MC-0进行记忆清除。SCP-MC-001的入口已用黑曜石门封锁。在SCP-MC-001以北150m处有一瞭望塔,由一名初级研究员每天记录项目情况。探索实验应获站点主管Roland及另外一名Site-MC-0内的高级研究员批准后进行,并由站点主管Roland全程监视。

描述:SCP-MC-001为一座巨大的塔状建筑物,底面长、宽均为25m,高度无法估量,主体部分由下界合金块制成,并有各色的2m*2m染色玻璃板分布于表面作为窗户。SCP-MC-001每6m为一层,每层均设有一露天阳台,以下界砖栅栏包围。

SCP-MC-001内部放置大量书架,在每层的天花板上均有一华丽的吊灯型结构,包含四个末地烛,尽管如此,SCP-MC-001的内部亮度远大于四个末地烛理应提供的亮度。每层中心有一黑色潜影盒,其中装有不同的物品,如其中物品被取走,该物品会在12h后自动回到原潜影盒中。目前尚未发现这些物品可能代表的含义。在SCP-MC-001内部可通过窗户观察到外界,层与层之间设有下界砖楼梯以帮助攀升。

SCP-MC-001无法被破坏,在其内部放置方块的尝试也均以失败告终。[以下内容仅限拥有4/001级或更高权限的人员查看]

SCP-MC-001最初于1999年被发现。当时玛特联邦政府正在向外拓展建筑群,政府委派的施工队发现SCP-MC-001并上报政府。基金会安插在政府内部的人员得知后立刻联络基金会总部。经O5-MC议会评估后,该项目被命名为SCP-MC-001。相关人员已被施行记忆清除并插入编写好的记忆,使其确信该处为政府研究用地。玛特联邦政府高层已与基金会签署保密协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