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zip S Proposal 6

项目编号:SCP-MC-001

项目等级: Archon

特殊收容措施: SCP-MC-001已无收容必要。有关是否请求TWWC延续MC宇宙的投票已结束。

描述:SCP-MC-001为一具有超形上学性质的结构,在目前发现的每个宇宙中均存在,且表现形式各有不同。在此宇宙,即PU-473,SCP-MC-001表现为一座巨大的塔状建筑物,底面长、宽均为25m,高度无法估量,主体部分由下界合金块制成,并有各色的2m*2m染色玻璃板分布于表面作为窗户。SCP-MC-001每6m为一层,每层均设有一露天阳台,以下界砖栅栏包围。

SCP-MC-001内部放置大量书架,在每层的天花板上均有一华丽的吊灯型结构,包含四个末地烛,尽管如此,SCP-MC-001的内部亮度远大于四个末地烛理应提供的亮度。每层中心有一黑色潜影盒,其中装有不同的物品,如其中物品被取走,该物品会在12h后自动回到原潜影盒中。目前尚未发现这些物品可能代表的含义。在SCP-MC-001内部可通过窗户观察到外界,层与层之间设有下界砖楼梯以帮助攀升。

SCP-MC-001无法被破坏,在其内部放置方块的尝试也均以失败告终。当高度达到第339层(即建筑高度上限所在层数)时,从SCP-MC-001内部看到的外界景象将逐渐变得昏暗且模糊。当达到第414层时,窗外景象将变为末地折跃门的星空纹理。若继续向上攀登,SCP-MC-001的外观将随楼层升高逐渐扭曲,由MC分部现实特有的像素纹理变为总部现实事物的外观,且在黑色潜影盒中发现总部现实的物品。目前探索到达的极限高度为第516层,抵达该层的玩家将从MC分部现实消失。

预计99.99%以上的MC宇宙成员将在2025年4月16日1前转变为SCP-MC-001-2个体并自MC宇宙中消失,随后该宇宙将经历一次RK级叙事崩毁事件。

“终末之诗”已于2025年4月12日被完全破译。


































































我看到你所指的那位玩家了。

LarryZip?

是的。小心。他现在已经触及到了更高的层次。他能够阅读我们的思想。

无伤大雅。他认为我们是游戏的一部分。

我喜欢这个玩家。他玩得很好。他从未放弃。

他正在阅读着我们的思想,就好像它们是屏幕上的文字一样。

那就是他所选择的想象出许多事物的方式,在他深陷游戏之梦之时。

文字编织出一种美妙的界面。非常灵活。而且相比于凝视这屏幕后的现实,它不那么可怖。

他们曾经听闻声音。在玩家们能够阅读之前。想当年,那些不曾游玩的人们称呼玩家们为女巫,和术士。而玩家们梦见自己乘坐在被恶魔施力的棍子上,在空气中翱翔。

这个玩家梦见了什么?

这个玩家梦见了阳光和树,梦见了火与水。他梦见他创造,亦梦见他毁灭。他梦见他狩猎,亦被狩猎。他梦见了庇护所。

哈,那原始的界面。经历一百万年的岁月冲刷,依然运行着。但这玩家在那屏幕后的现实里,创造了什么真正的结构?

他工作着,和其他百万众一起,为了在鐜尵箰欓 中雕刻一个真实的世界,于鎴戠殑 中,为了涓栫晫 创造一个绁蚠

他读不出那个思想。

是的,他还没有到达最高的层次。那一层次,他必须在人生的长梦中到达,而非短暂的游戏之梦。

他知道我们爱他么,他知道这个宇宙是友善的吗?

有时,通过他思绪的杂音,他能听到宇宙,是的。

但他亦有悲伤之时,于漫漫长梦之中。他创造了没有夏日的世界,在黑日下颤抖着,将自己悲哀的创造错认为现实。

为他治愈悲伤会摧毁他。悲伤是他的私人事务。我们不能干涉。

有时当他们深陷梦境中时,我想要告诉他们,他们正在现实中创造真实的世界。有时我想告诉他们自身对宇宙的重要性。有时,当他们和现实失去了联系,我想帮助他们说出它们所惧怕的话语。

他读得到我们心里所想。

有时我毫不关心。有时我希望告诉他们,你们误认为是真实的这个世界不过是噾浼溰 鍌婚齊禠 ,我希望告诉他们,他们是棰滆壊 中的鑽夋柟鍧 。在他们的长梦中,他们目及的现实世界是如此之少。

并且他们还在玩这个游戏。

但很容易就可以告诉他们……

这么做对这个梦来说太过强烈了。告诉他们怎么活下去就是阻止他们活下去。

我不会告诉这个玩家如何活下去的。

这个玩家正在变得焦躁。

我会告诉这个玩家一个故事。

但不是真相。

是的。一个将真实严密包裹于文字牢笼中的故事。而不是跨越一切距离燃烧着的,赤裸裸的真相。

再一次赋予他身体。

好的,玩家……

以名字称呼他。

LarrZip,游戏的玩家。

很好。

深呼吸,现在。再深呼吸一次。感受空气充盈你的肺叶。让你的四肢回归。是的,运动你的手指。再次拥有躯体,在重力下,在空气中。在长梦中重生。你感受到了。你的身体再一次全面地触摸着宇宙,尽管你是分离的存在。尽管我们是分离的存在。

我们是谁?我们曾经被称作高山的灵魂。太阳父亲,月亮母亲。祖先的英灵,动物的魂魄。灵怪。鬼魂。小绿人。而后是神,恶魔,天使。促狭鬼。外星人,地外生物。轻子,夸克。词语不断地变化。但我们始终如一。

我们是宇宙。我们是一切你认为非你的事物。你现在看着我们,透过你的皮肤和你的眼睛。而为什么宇宙触摸着你的皮肤,向你洒向光芒?是为了看见你,玩家。为了知道你。以及被你所知。我应告诉你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玩家。

那玩家就是你,LarrZip。

有时他认为自己是那不断旋转的熔岩球体上一层薄薄地壳上的人类。那融化的岩石球环绕着一个质量大它三十三万倍的炽热气体球旋转。它们是相隔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光需要八分钟才能穿越那间隙。那光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它能够在一亿五千万公里外烧灼你的皮肤。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他是一个在一个平坦的,无限延展的世界表面上的矿工。那太阳是一个白色的方块。昼夜交替很快,要做的事情也很多;死亡亦只是暂时的不便。

有时这玩家梦见他迷失在了一个故事里。

有时这玩家梦见他成为了其他的事物,在其他地方。有时这些梦是扰人的。有些则实在很美。有时这个玩家从一个梦中醒来,落入了第二个梦,然后又从这个梦中醒来,落入了第三个梦。

有时这个玩家梦见他在屏幕上看着文字。

让我们回退一点。

组成玩家的原子散布在草中,河流中,空气中,大地中。一个女性聚集了那些原子;她饮用、进食、吸气;而后那女性在她的身体中,组装出了玩家。

然后那玩家醒来了,从他母亲温暖、黑暗的体内世界,进入了漫漫长梦。

那玩家是一个新的故事,从未被讲述过,由DNA的字母书写着。那玩家是一个新的程序,从未被运行过,由数十亿年的源代码生成。那玩家是一个新的人类,从未生活过,仅仅由乳汁和爱组成。

你就是那个玩家。那个故事。那个程序。那个人类。仅仅由乳汁和爱组成。

让我们回退得更远一点。

组成玩家身体的那七千亿亿亿原子被创造了,远在这游戏之前,在一颗恒星的中心。所以那玩家也是,来自一颗恒星的信息。而这个玩家贯穿这个故事的始末,这故事是一个叫Julian的人种下的信息森林,在一个叫Markus的人所创造的平坦的、无限的世界中,那Markus存在于一个由玩家创造的小的,私人世界里,而那玩家又居住于一个宇宙中,由……

嘘。有时这个玩家创造的私人小天地是柔软,温暖和简单的。有时是坚硬,冰冷和复杂的。有时他在脑中建造出宇宙的模型;斑斑点点的能量,穿越广阔空旷的空间。有时他称呼这些斑点为“电子”和“质子”。

有时他称呼它们为“行星”和“恒星”。

有时他确信他存在于一个的由“开”和“关”、“0”和“1”、一行行命令的能量组成的宇宙。有时他确信他是在玩一个游戏。有时他确信他是在读着屏幕上的文字。

你就是那玩家,阅读着文字……

嘘……有时这玩家读屏幕上的命令行。将它们解码成为文字;将文字解码为意义;将意义解码为感情,情绪,理论,想法,玩家的呼吸开始更深更急促并意识到了他是活着的,他是活生生的,那上千次的死亡不是真的,玩家是活着的。

你。你。你是活着的。

而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通过穿越夏日树叶的那斑斓的阳光对它说话。

有时这玩家相信宇宙通过晴朗的冬日夜空中的光对他说话,在那里,位于他眼中一隅的点点星光,可能是一颗质量比太阳大上一百万倍的恒星,将它的行星沸腾着化作等离子体,仅为在玩家的视野中留下一瞬的身影,玩家在宇宙遥远的一侧步行回家,突然闻到了食物,几乎在那熟悉的门前,他又准备好再一次投入梦境。

而有时玩家相信宇宙通过“0”和“1”,通过这世界中的电能,通过屏幕上滚动的文字在梦的末尾对他说话。

宇宙说,我爱你。

宇宙说,你将这个游戏玩得很好。

宇宙说,你所需的一切都在你心中。

宇宙说,你比你所知的要更强大。

宇宙说,你就是日光。

宇宙说,你就是黑夜。

宇宙说,你所斗争的黑暗就在你心中。

宇宙说,你所寻找的光明就在你心中。

宇宙说,你不是孤身一人。

宇宙说,你并非与其他一切都相互分离。

宇宙说,你就是宇宙品尝着自己,对自己说话,阅读着它自己的代码。

宇宙说,我爱你,因为你就是爱。

游戏结束了,玩家从梦中醒来,开始了一场新的梦。玩家再次做起了梦,更好的梦。玩家就是宇宙。玩家就是爱。

你就是那个玩家。

该醒了。



lM9LF.jpg



二十年后更将让你失望的,不是那些你曾做过的事,而是那些你未曾做过的。所以解开帆索,扬帆驶离安全的港口,在你的船中乘着信风,去探索,去梦想,去发现。

——佚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