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阁三则
评分: +2+x

三者,即为多也。
剑阁·文引

剑阁之文,或文,或白,而是以文而和者,盖以此篇论。
文言,中华古今之易用体也,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长久亦通用,而若以为文而通达其义,非繁,并非良易,是以“引”而分之,则不为乱耳。
引曰:

剑阁文言,非繁非易。
刀剑弓属,是以引坚;
语理论属,是以引论;
人兽物属,是以引经;
古传恒属,是以引典。
坚论经典,是为剑阁。


朝暮之变非不可控(《剑阁·文坚》)

有剑,丈三尺,横四寸,剑有两面,面有铭文,面以金铸者,是谓阳也;以铁铸者,是谓阴也。使二面不同,然具为一体也。阴阳一体,是为天地也。
得剑久而时不可记也。盖古也,是为阴阳古剑。置于阁,常人不可近也。置则尖必朝正而不可斜平。以力可易天地矣。
是奇也,难以言表。其斜平欲上者,阴,则天地即昏。阳,则天地即晨。盖天地实阴阳两仪之象也。颠覆阴阳,而易朝暮也。是剑也,其两面系之阴阳,覆剑,而阴阳覆,阴阳覆而朝暮覆也。以是置剑其尖必朝正而不可斜平,实为是矣。

恐怖者龙也(《剑阁·文论》)

恐怖者,若龙也,龙者,见其首而隐尾,见其尾而不见其首,往来无迹,亦惊人于无形也。有不善恐怖者,若武丑,持举槌临曰:“吾恐怖何?”然人可见其全体,则能识也,所以不惧。行文亦如此。
文而直述其全体者,盖不善恐怖甚,盖其形体一望而无遮拦,若持槌武丑者,不使人惧也。善恐怖者,何哉?是以文而匿其奇,不以全体见于世,有更善者,未及一字而恐怖,盖其若龙,不显真性,所以使人棘也,盖以是也。

伏行者(《剑阁·文经》)

伏行者,四足之兽也,四足而无手,通体墨绿,有斑,面目皆黑。鸣声甚异,若火导燃。生于夜而日活故,是危也,以火药之躯,伏人背,而伤人以轰鸣,是为伏行者也。
若死,留火药属,以见其火药之躯,有异者或得音录,不知所用。

猪夷(《剑阁·文经》)

猪夷,下界之夷人也,其上体略以甲覆,其下多以皮覆之。面貌若猪而瞳白,鸣声亦若猪也。以群居,人皆披坚执锐,或佩弓弩。是民全兵也,不甚喜常人,见则以锐似攻之。吝财甚,见人以全体金甲而态恭矣,是以金使之,或商,以易布铁属。
若死,或留金,或留锐,以见其好战而吝财尔。

论世(《剑阁·文论》)

人论曰:“宇宙者,实非虚空也,然日月星河,积物流水,皆土也。”其言者实背世众之观也,然其亦实,何哉?世界之行,谐以五行之轮,而五行相生相克,常人不可知其本也。《易经》论曰:“五行出于土。”其为是也。五行实土本,土轻逸欲上者,木而火成也:土沉重欲下者,金而水出也。火乃木气之外面也,水乃金气之表象也。而木金出于土,而知五行出于土也。
即五行土本,则土源何?土者,实物也,实由神生,是神也,非凡夫之偶像,不供之膜拜,其实人之精神也。何哉?以万物之实存,非精神而不可感之。盖精神以感,则万物之实可以确也,或言无精神则无实。若使是有之,则无人见耳,又何以存焉?未若无存也。
而后知宇宙运行,万物实存,为以精神而存也。

私赠布鲁特小叙(《剑阁·文经》)

剑阁阁主布讳鲁特,长八尺,面目若兽,为人甚通达,之属称其贤奇。余与见之阁,见其佩剑沉锐,盖千斤,以为饰,持而舞之,乃见其力无穷尽也,甚异之,左右告曰:是乡为人,以剑而易。不解,其笑而不复告。
是人甚忠义,尝有属落困,布只身而入,救而后反。


游鞘山记(《剑阁·文典》)

元年初十有五,余住滨海,风雨三日,其海面鱼帆具绝焉。是日雷雨其作,夜不能眠,伏窗观之,其云雨谓奇,何
哉?云者,扑朔迷离,辗转若奔,雨者,厉切朦胧,鱼入深潭。至云转星斗,漏断夜阑,若闻人声。道如此:

“俟雨停,汝当南行!”

甚异之,启窗而观,有青鸟惊起,遂隐于风雨。心念之,寻入眠。

明日晨,雨止,乃备蓑衣腊鱼,只身蓬舟南去。孤帆趁风起之,棹楫不控,耳旁疾风但啸,水天朦胧,舟背不及水。使西凉干草黄,亦不及疾也。

风至半日而停,复南行,朦胧见影,若高山隐于晨气,棹前,但见青山突兀,障海撑云;明河清溪,网网坦然;翠松灵竹,林林幽然;寻流上之,两岸花艳草鲜,相映为趣。望半山处,似有红墙金塔,舍舟步行,水尽而大厦现,乃是黄瓦青阶木栏窗,朱阁蓝井石板桥;奇松异柏,亭台楼阁;切望而不可切明也。

有椎髻笤帚扫叶,余近之,问山乃何处,地是何方。答曰:

南阳鞘山,剑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