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圆
评分: +7+x

皇帝稳坐于高堂之上,金纱玉璋,珠灯宝帘,文武满堂,强兵利弩,金城据险,山河一统,好个气派盛世,意气洋洋。

前殿来报:“海夷国使者求见,有宝物相献。”

御史奏:“夷人奸邪狡猾,陛下慎之。”

皇帝哈哈一笑:“夷人既有宝物相献,料无他意,但见无妨。”

前殿传使者入正殿,但见使者:

黄澄澄一双鱼眼,黑溜溜一把鱼须,行走碎碎如摆尾。
布衣破烂,不知何年孰月,灰皮草盖,不知是何宝物。

使者后牵着一辆箱车,盖着灰草布,疾到殿上,三步做两步直跪在了台阶之下,叫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谢皇上。”

“何宝相献?”

使者赶忙起身,一拉灰布,箱子中的物什即刻漏出,光华四射。

四下皆惊。

只见那箱中放着的,不方不正,边滑面细,奇幻无比,实乃天下奇珍,众人俯身细看,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圆面白壁。

皇帝吃惊,问:“这是何物?”

“回皇上,这叫作圆。”

皇帝回身望向瀚林学士们:“谁可为我解个中之意?”

瀚林大学士奏:“其边往返往复,生生不穷不尽有似皇上的江山国运,环环而转不见尽头呀!”

“好解!”皇帝抚掌而笑。赐学士五两黄金,使者黄金,白银及各百两,封国运献臣,官至二品。玉壁置于大殿堂中,尊为国宝不题。


一日百官上朝,上下齐欢,却不知何处吹来一阵狂风,唬得上下齐乱,东躲西藏,待风平息,众人上殿来看,只见玉壁落在地上,碎了七瓣。不知何人叫了一句:“圆壁破裂,国运不再了!”

慌得皇帝惊问众臣:“国运不再,能何解决?”“传国运献臣上殿!”前宫飞报。

使者再上朝时,却又是另一样貌。

鱼眼鱼须鲜光亮丽,金丝衬黄澄澄,乌木冠黑溜溜
人模鱼样,碎碎而行。

皇部附身而问:“圆璧破碎,敢问爱卿有何高见?”

使者拜倒在地:“小的请皇上重造玉壁,再成国运。”

皇帝点头,“正有此意。敢问此壁如何再造?”“使黑耀岩一块,以铁具磨之,磨至最后,岩质透亮,则圆可成。”

御史奏道:“以铁磨黑耀岩,何而能成白壁?天方夜谭,皇上不可信之!”

皇帝摆手:“无妨,但按照做。”于是铸铁成轮,日夜磨转。

积月,海人异动,御史奏:“海夷积兵于边,皇上慎之!”皇帝不耐烦挥手:“海人送宝而来,意在臣服。国运当前,不可误我!”

日夜轮转。黑曜石渐成透亮,可边缘仍然方如锯齿。

皇帝愁道:“如此下去,不知何年何月能继国运。”

使者奏:“如此磨圆,未免太慢,何不收尽天下铁器,共铸砂轮?一来能继国运,二来能平安康。”

御史还要奏,被皇帝一手挥回:“我意已决,莫误国运!”乃令工兵二部收集天下军民铁器,铸成巨磨。

数日后,果然铁磨有力,玉壁将成。


铁骑踏城,烟火四起,百姓受屠,百官无力,海人将手无寸铁的王国卫兵杀似踩蚁,血流成河。

海人攻入王都,活抓皇帝,御史等人奋力抵抗,被诛。

使者立于海将身侧,布衣仍然破烂。

皇帝受俘,高傲的头仍然挺立,颈旁横着两把长刀,漆黑长发飘然,一无所谓。

使者道:“皇上就要死了,有什么遗言吗?”

“把圆拿给朕看看。”

圆璧被拿至跟前。

“圆壁已成,国运续矣。”皇帝笑道。

是日,皇帝喋血城头,国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