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S的世界观1
评分: +4+x

世界观


声明:这篇文章或许在讨论SCP-MC,或许在讨论MC,但你一定不想把这篇文章里的东西带入到总部世界。
为了保证你阅读时不会分心(毕竟世界观有时是枯燥而无味的),本文将尽量减少超链接。


历史是地理的第四维,它将时间与意义赋予地理——《Van Loon’s Geography》

与”人类“这一生物不同的是,玩家并不是一撮脆弱的,没有什么防范能力的哺乳动物。
我们是玩家,我们平均身高1.82,我们可以徒手摧毁树木,单只的北极熊在我们的铁拳下不堪一击,我们每个人的最大力量可以举起37座埃菲尔铁塔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在恐惧于那些不寻常的生物,那些已经腐烂却仍然移动的尸体,已及会引发剧烈爆炸的绿色四足生物:那一次突如其来的更新,我们遭到了极大的损失,我们咒骂他们,但最后咒骂变为了反思,我们逐渐了解他们,并建立了针对他们的战斗系统。最后,我们适应了他们的存在,他们最终被归类于“常规生物”

但是随着一切的发展,新的事物再出现···那些明明不属于更新范围内而又出现了的东西,他们被奉为“圣物”,被贬低为“魔物”。而Mojang把他们解释为“漏洞”,他们宣布删除这些东西。

但是Mojang没有。

于是我们出现了,情愿做他们该死的替罪羊。

请继续往下读。
——序



序之后的序

在短短11年内(比起总部历史,这不过是沧海一粟),玩家使自己成为主世界上每一块土地的无可争议的统治者,而且在目前,玩家似乎还有望将下界和末路之地收入囊中,所有这一切,如你所愿,都是几亿玩家共同构造的。

但这几亿玩家似乎不太具备和平友爱的精神,这造成的后果是基金会目前记录在案的所有异常都不可以比拟的——基金会当然可以收容异常,但我们永远不可能收容我们玩家自己,SCP-5000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我们时刻需要知道,在本文,

讨论玩家为第一要务

如果时间空间充裕,其他方面也会有所提及。

1.起源

奇怪的是,我们的起源并不像总部世界,越往以前越模糊,到最后甚至只能以神话传说的方式存在。
而我们的起源十分明了。

一串代码。

但我们的历史当然不可能像这起源一般明了。

随着这一串代码的复杂程度加深,玩家们发现,这一串代码正在把一串我们从未听闻过的历史带入到我们可爱的世界中来,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历史丝毫没有留下任何的文献记录,这在我们的历史上增添——注意,是“增添”——了一大片空白,我们唯一可以了解他们的途径是各种自然生成结构,比如要塞,地狱堡垒,末地城,海底遗迹等等等等。我们可以从这些建筑的规模窥见一点这些文明曾经的辉煌。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那些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文明的生物群落——村民,灾厄村民,猪灵,凋零骷髅和末影人。

不仅如此,这一笔增添上的空白,造成了两个对立的历史:客观上,这个世界最早诞生的意识形态是玩家,而主观上,这些“曾经的文明”却又在玩家之前,这为我们构造世界观增添了不小的难度。

总部世界的各类媒体,都有对我们的主观历史提出过猜想,但观点不一,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确定的,统一的世界观。所有人都可以在讨论区讨论世界观!
请继续向下阅读。

2.发展

还记得吗?玩家为首要,这就来说一下关于玩家的发展。

第一批玩家出现在一篇广阔的平原上,这平原上连一棵树,一座小土坡也没有,不久后我们开始了第一次的迁徙(地形更新),我们转移到有着崎岖山地的地方,我们开始懂得树的妙用,我们开始学会制造并且使用相对复杂的工具,与此同时,一类的敌对生物出现,为了应对它们,第一批专业于对抗生物的玩家出现——这后来成为了基金会的雏形。

许久之后,我们又以山地为中心向周围辐射探索,我们于是发现了更多的生态群落,以及大批的自然生成结构。

第一批被归类为“异常”的非常规事物在此时出现,一小撮玩家——他们大多是第一次抗击敌对生物的那些人——立志要将它们隐藏,以保持社会的繁荣稳定,收容,控制,保护的精神从此刻开始形成。

当然,基金会的组建对于整个客观历史来说,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无关紧要而又相当有必要的小插曲),据调查,第一批具有城市性质的,有稳定的生产和行政机构的组织出现在第一次迁移时期,之后,相似的组织接连建立。

一开始组织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使用文字上,有人使用拉丁字母,有人使用汉字,语言的不同使得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增加,于是,一个语系的人组成一个群体,以自己的语言为荣。

3.世界背景和问题

在“世界是否是圆的”这一问题上,我实在无法解答。
为什么?
1.我们在白天和黑夜仰望,那里有方块状的星,月,日,因此,我们的土地似乎没有理由不是方的。
2.我们的月球上的影子是方的。
3.然而,我们的视野(渲染距离)围绕我们构成圆形,我们周围的景观也是一个圆。
4.我们高度越高,脚下是一个越大的圆。(在渲染距离之内)
总之,我们的世界是一个矛盾体——1,2证明了地球是方的;3,4证明了地球是圆的

另外,我照样无法解释“宇宙的中心”是否不是我们自己。
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世界似乎没有恒星(除了太阳之外),如果你在夜晚对着星空站的够久,你会发现所有的星星都在向着一个方向,以同一速度移动——这代表着它们都是行星——假如你把它们的路线连接起来,你会得到几条平行的发光带子。

所以,我们的世界的中心的确可能是我们自己。

也仅仅是可能罢了。

4.科技发展状况

再这么多年的发展之中,玩家们创造了伟大的工程。
计算机,飞行器,轰炸机,珍珠炮,盾构机,诸如此类。
但因为某些限制,我们至今无法找到速度比马更快的自由地面交通工具。

如果想让我们按总部世界的历史时期分类别,让我们认清自己“属于哪个时代”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们不属于总部世界石器时代,农耕时代,蒸汽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中的任何一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